北美商业电讯

| 简体 | 繁体 | 2024年07月14日
+
订阅

寻求全球增长!中国人工智能初创企业纷纷进军新加坡

更新于2024-07-01 14:40

最新消息显示,近年来,许多中国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纷纷迁往新加坡,以求获得全球性的业务增长机会。

据媒体报道,两年前,中国的Wu Cunsong和Chen Binghui在杭州创办了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但很快他们就遇到了很多障碍,包括缺乏风险投资等等。今年3月,二人效仿其他许多中国人工智能公司的做法,将公司Tabcut搬到了2500英里外的新加坡。

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许多美国和国际公司无法进入中国之际,新加坡这个商业友好型国家为Wu Cunsong和Chen Binghui提供了接触全球投资者和客户的更好渠道。重要的是,对于一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来说,他们可以在新加坡购买英伟达公司的最新芯片和其他尖端技术,而因为美国有出口管制,这在中国不可能实现。

Wu Cunsong表示:“我们希望去一个资本充裕的地方融资,而不是去一个资金逐渐减少的地方。”

新加坡正逐渐成为寻求全球化的中国人工智能初创企业的首选目的地。新加坡长期以来一直吸引着来自中国的公司,但由于中国受到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制裁,相关企业家们正在加速这一转变。

在新加坡设立基地也是中国企业模糊自身起源地的一种方式,试图减少来自中国政治对手国家(如美国)客户和监管机构的审查。

不过,这一策略并不总是有效。例如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将其TikTok业务总部迁至新加坡,但TikTok仍受到美国法律的打击,被要求出售或禁止其美国业务。中国时尚巨头Shein也将总部迁至新加坡,由于在美国受到强烈批评,目前正计划在伦敦而不是纽约上市。

但对于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来说,如果受到美国制裁麻烦会比较大。这是因为人工智能公司需要大量的数据,并依靠尖端芯片来训练人工智能系统,如果受到限制,相关产品的质量就会受到影响。美国已经禁止向中国出售最先进的芯片和其他技术,生成式人工智能的领导者OpenAI也限制中国访问其软件工具。

此外,中国还对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采取了严格的监管措施。去年 7 月,中国采取了规范措施,要求企业在推出面向消费者的服务之前向政府注册其算法。

咨询公司Linkloud的一位创始人表示,他估计,70%到80%的中国软件和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瞄准的是全球客户,但目前许多公司现在不得不放弃中国业务。Linkloud正在为探索全球市场的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家建立一个社区。

相反,新加坡的人工智能法规不太严格,而且以成立公司容易而闻名。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执行副总裁陈益明表示,该国希望成为亚洲和世界企业家之间的桥梁。

他说:“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许多企业和初创企业都选择新加坡作为其东南亚中心,并将新加坡视为进入全球市场的跳板。”他表示,截至2023年底,新加坡拥有1,100多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虽然新加坡没有披露相关数据,但中国人工智能公司在新加坡设立办事处的迹象越来越多。

Jianfeng Lu是这一趋势的先行者。2019年,他从中国南京迁往新加坡,创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Wiz Holdings Pte。在Tiger Global、GGV Capital和Hillhouse Capital的支持下,他从零开始打造了语音识别人工智能引擎,并向拉丁美洲、东南亚和北非的客户推销人工智能客服机器人。他没有在中国推广其产品销售。

如今,他成了中国有这种想法的人的导师,为如何在新加坡创业和定居提供建议。卢先生为希望移居新加坡的中国企业家开办了一个在线聊天群,目前群内有425名成员。

“如果你想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最好从一家全球性公司开始,”52岁的Jianfeng Lu说道。“这里(新加坡)的系统运作方式完全可以预测。”

与此同时,由于中国经济放缓及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加剧,在中国筹集资金变得更加困难,这促使全球风险投资公司减少对中国的投资。

Wu Cunsong和Chen Binghui的Tabcut在中国寻找资金并不容易。Wu Cunsong说,中国本地的风险投资公司要求提供财务和运营细节,耗时长达数月。Tabcut最终选择了新加坡的Kamet Capital,去年年底筹集了560万美元。Tabcut于3月将其全球总部迁至新加坡,同时为全球用户推出了其AI视频生成工具的测试版。

Climind是一家为环境、社会和治理领域的专业人士构建大型语言模型和生产力AI工具的初创公司,正准备在未来几周从中国香港迁往新加坡,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Qian Yiming已经在新加坡开始工作。这家成立于去年的公司拥有10人的小团队。

Qian Yiming称,除了文化和语言上的亲和力外,新加坡的吸引力还在于政府为企业提供帮助,包括资金支持和技术支持。Qian Yiming说,他的公司是获得新加坡政府资助的公司之一,而且新加坡的初创企业孵化器也很多。

可以肯定的是,一些中国人工智能公司在国内市场取得了早期成功,并一直保持着这一地位。中国本身也在推动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其他深度科技初创公司留在国内,并最终在当地股市上市。中国政府通过资本支持、低息贷款和税收减免等方式支持其中最有前途的公司。

但总部位于香港的HB Ventures创始合伙人Yiu-Ting Tsoi表示,中国这类公司很难在全球扩张,因为它们的服务通常是针对中国受众和监管环境量身定制的。HB Ventures主要投资中国地区的科技和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曾任摩根大通银行家的Yiu-Ting Tsoi表示,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在中国越成功,走向全球的挑战就越大。

这与十年前的情况大相径庭,当时阿里巴巴集团和滴滴出行等中国科技巨头积极向海外扩张,以其消费者友好型应用程序吸引客户。如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不断升级,意味着年轻的中国人工智能公司要么选择在中国发展、遵守中国规则,要么在海外发展——两者兼而有之是不可能的。

“越来越多的法规出台,应对这些法规变得复杂起来,”Climind首席执行官、28岁的Karen Wong表示:“从品牌、公关、法规和合规性角度来看,新加坡是明智之举。”

主编精选,篇篇重磅,请点击订阅“邮件订阅

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北美商业电讯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评论
用户名: 登录可见
匿名
发表评论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